《自杀》第三章~第四章

第三章

“知名作家在母校跳楼自杀,疑似感情受困。据我台消息称,警方透露该作家自杀前最后一通电话打给了他未婚的妻子……”

蒋茹钰卧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新闻通告,当画面中出现电视台莫名其妙的主观臆断之后,关掉了电视。把身上的毯子向脖子处挤了挤,围成一圈,姣好的五官和苍白的脸庞形成了奇妙的对比,长发摊开在沙发的扶手上,已经有一些头发绞在了一起变成了难堪的发团。

地下室里前些天刚刚经历了一次洗劫,蒋茹钰把那些章靖平常珍藏的酒都拿了出来,喝掉一些、倒掉一些、砸掉一些……就这样地下室就快空空如也了。

蒋茹钰开始回忆起丈夫,那些断片的记忆就这样被她一片一片地拾起,记忆上现实的棱角把她刺得血肉模糊她似乎也不在乎,因为心的空白与这些痛比起来更令人绝望。章靖,这样一个名字,在蒋茹钰的回忆里冰冷的两个字符贯穿始终,所有的鲜活的画面在这两个字符的映衬下都带有近似绝望却又像倔强一般的不甚愉快的气质。就像他的文字总是沉浸在自己孤独而悲凉的世界中一样,蒋茹钰甚至也开始觉得他那未婚丈夫的孤独世界里并没有真正的她,或许,她是一尊塑像用来纪念某个在他世界孤独的开始时却已远去的某样重要的东西。

蒋茹钰回忆起章靖对他表示爱意的时光,那天在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人,蒋茹钰给班会绘制黑板画,章靖被请来出谋划策。阴晴正好,淡淡的阳光泼洒在书桌上泛出一圈一圈温暖的光晕,学校里刚刚绽开的桂花带着挑逗的气息溢满整个教室,本来这样一个简单的主题黑板画,蒋茹是可以自己搞定的,但是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教室总是显得不够愉快,她便叫了同一个社团的章靖,章靖因为偶尔给院报投稿在社团里小有名气加之偶有联系且蒋茹还对这个寡言少语的文静男孩有些好感便充当了蒋茹的助手。

作画的时候蒋茹钰便随意地扯开了话题。

“你觉得何尔德这个人怎么样?”

“嗯?你对他有好感?”

“这倒不是,虽然他也很不错,嗯,我是说在长相啊,交际啊方面都还好,但是我觉得他并不适合我,至少我对他没有感觉。”

“那你是说你在让我帮你甄选男友咯?”

“是可以这么说吧。这不是随便聊聊嘛。”

“那你没有考虑过其他人吗?我们社团里的,或者平常玩的来的呢。”

“嗯……你是说邹伟吗?他有点娘,而且很胖。”

“我是说……其他的。”

“赵立荣?你在开玩笑吧,他比我小唉,而且并不是很聊得来。”

“嗯……其他的。比如在社团里经常帮你忙,偶尔一起玩啊……之类的。”

蒋茹钰回想起章靖当时的表情,似乎就像在做数独游戏,对答案有神奇的向往,但是却好像并不在乎是不是真的能够完成它。

“其他的……一起玩……哦!你是说你吗?你刚刚是在向我表白吗?”

章靖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拆下来一根编织的软书签,在自己的手指上比划着圈成了一个戒指状的圆环,带在蒋茹的手指上。

“我觉得我们看起来不错,所以就这样试一试。”

……

蒋茹钰开始无力回忆,浑浊的泪滴已经在泛黑的眼框上打了几个转儿,她用裹在身上的毯子擦了擦眼睛,环视了一下客厅,看见了自己喝掉一半的一瓶赤霞珠,还有一些空的红酒瓶,撕毁的老书,她闭上了眼睛,甚至连入睡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还是想体验一下所有感官剥离现实的空洞的快感。

 

第四章

二十年前,陕西南边一个座落在山区的城市里,北边是秦岭,南边是大巴山,城市依着两座山脉之间就像天作之合一般的低洼盆地而建。章靖那时在这座城市里读小学五年级,城市不大不小却也容易让一个人在这里迷失,但是它有一个让人舒服和向往的名字——“安康”。

安康市城关一小,章靖就读的学校,孤僻的性格让他在班上成为众矢之的,同学们总是对他嗤之以鼻,说他是个行为怪异的洁癖。他确实有洁癖,每天早晨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用手帕把书桌凳子仔仔细细抹一遍,他不甚喜欢放书的地方不是那么干净。

那天班上的孩子王值日,用拖过地的拖把照着章靖常用的方式把章靖的桌椅仔仔细细地抹了一遍。章靖到了学校之后见状就照例擦着桌椅,但是平时的小手帕已经被擦得很脏很脏,他就跑到教学楼一楼的水池里洗干净再回来擦,当他回来时老师已经开始了早读,他还是去擦了桌椅,并且又去洗干净了手帕,全然无视老师的存在。下课之后自然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当他回到教室的时候,孩子王和班上几个男同学把他围在教室放清扫工具的肮脏一角,质问他是否对老师告了状。

“说吧。你刚刚去老师办公室说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

孩子王一脚揣在章靖的脸上,还特意用鞋底蹭了一下他的衣服。

“你什么都没说鬼才信。是不是去告状了?”

“你弄脏我衣服了。”

孩子王拿起撮箕对着章靖的脑袋一阵乱打,就像打乒乓球一样。

“你这个怪胎。现在你全身都脏了,看你怎么办?”

孩子王旁边的男同学拿着撮箕边打章靖边嘲笑他,教室后面的闹剧开始惹得班上同学的注意。腾宇过来把围在章靖旁边的男生们推搡开拉着章靖的手走出了教室。

章靖对于这样的见义勇为并未感到惊讶,反而将自己的疑问质问给了腾宇。

“我真的什么都没说。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腾宇搀扶着章靖走向教师用的洗手间,那里比较干净而且不会有太多学生。

“章靖,你听我说。暴力总是会让人感觉很好,但是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后来腾宇和章靖变得亲密无间,章靖开始有了第一个朋友,他们一起在腾宇家的小洋房院子里读书,后来还一起负责了一个模型制作的项目,被学校收藏了下来。

 

评论
热度(2)
© 咸鱼&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