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短篇小说

序。

《生活》

   网

   ——北岛。


第一章

在这样一个地方,白色的空间里,一个人出现在这个空间中。他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并且还记不起之前曾做过什么,渐渐地记忆的空洞带来的恐惧掩盖了疑问和无奈,他在这里坐着,什么都无法想,却又想着很多事。

“哦。这又来一个,真是麻烦。”突然出现一个滑稽的男高音。

“是谁?谁在说话!”这个人又惊恐又欣喜。

“嗯。这个问题,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会问一遍,我都很烦了。你们人类创造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来这里的时候却连说的话都千篇一律,无趣、无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请你告诉我,求求你了!”

“我是监督和审判人类的人。哦,不。我应该不是人吧?总之,我就是监督你们在世的时候做的事情,然后等你们来到这里之后审判你们的善恶再送你们回去。这就是我的工作,嗯……也就是你们经常说的什么‘神啊’啊、‘上帝’啊、‘真主’啊……这些的。”

“你是……神?你刚刚的意思,我现在已经死了是吗?”这个人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死?算是吧,不过也不全是。我也不是神,你们人类说的神能创造世界能毁天灭地,我只能看着你们在某个星球上演戏,然后演完了做个影评而已。影评,你们的语言是这样说的吧?应该没错。”

“那么,我会去哪?会怎么样?我记不起活着时的事情了。”这个人眼睛中已经闪烁着泪光。

“哪来那么多问题啊,不要问了。你在这个地方是绝对记不起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至于之后会去哪我也不能告诉你。时间不多了,处理完你这个,我还要去玩连连看呢!”

“连连看?!”

“说了哪那么多问题!你只管凭着你的心去做就行了,别想别思考!”

说着,这个空间里凭空迸出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把权杖、一张卡、一本书和一根吊绳。

“咳咳!我来说明一下,现在你要从这个桌子上选一样东西。一把让人绝对服从的权杖、一张永远不会透支也不用还款的信用卡、一本拥有所有问题答案的书和一条让你回到之前世界的绳子。”

“只能选一个?”

“是的。”神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为什么?”这个人抿了抿嘴,笑了一下。

“哪有那么多问题!像你这样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快点选!”神变得不耐烦起来。

这个人慢悠悠走到桌前,拾起权杖、卡、书,然后看了一眼吊绳白了个眼就开始疯狂地跑了起来。在一个没有方向,没有距离,没有任何东西的地方拼命地跑着。

“你干什么?你这是浪费时间。”

“你不是说你只能审判我吗?我现在拿了这些东西,我就能做神了!”这个人继续跑着,眼视前方若无万物。(其实本来就没有任何东西)

“唉。真是无趣!你回头看看,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离开这里一步!”神不厌其烦地说。

这个人停下来,回头去看,发现桌子仍然在身后几步的距离内,桌上的吊绳依然有着编织亚麻的特殊纹理。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创造的空间,负责对你进行最后的考验,在这里我确确实实是创世神,而你,贪婪、无知、自负?居然妄想挑战我?”

“我……我……”这个人突然发觉刚刚所作的一切毫无意义,然后陷入了沉思。

神从这个人手中将权杖、卡、书挣脱,放回了原位。

“我说过了不用思考!选吧!”

第二章

这个人来到桌子前,拿起了卡。

“这个。”

突然,这个虚无的白色空间开始扭转,这个人身边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画面,然后一切定格在一条街道。行人熙熙攘攘,车辆匆匆忙忙。

“这是你的选择。你如果后悔就死一次,然后就能回来了。”神的声音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的天边。

这个人开始在街道上寻找ATM机,他在一个超市门口找到了这台机器,他将卡插入机器,发现并不需要输入密码。他点击“查询”,机器弹出一个窗口显示“无法查询”。他回想起神说过的话——“你只管凭着你的心去做就行了,别想别思考!”——然后他走进超市,选了一些食物和饮料,在收银台成功结账。

“嘿。这个人说话还是挺靠谱的嘛!”这个人笑容满溢地走出超市,他觉得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手中,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拥有。

这个人开始将所有他想要的东西拥入怀中。首先,他买了一套别墅,然后他开始购进各种各样的跑车,各种各样的珠宝玩物,奇极猛异的宠物……

他开始在所在的城市拥有了名声和奇怪的传言,有人说他的钱来路不明,有人说他是卑鄙无耻的洗钱犯,有人说他是可以变出金银财宝的怪物……这些话传到了这个人耳中,他觉得很不愉快,于是他开始用信用卡套取现金收购公司。刚开始他仅仅是收购了一些没有名气中规中矩的企业,然后他开出天价吸引富有经验的天才经理人来帮他料理企业。后来他开始收购一些大型企业,并入自己的财富集团,渐渐地他成为了一名受人崇拜的投资者,人们开始受敬于他的大胆投资和长远眼光。

一天,在这长久的享受富裕、受人崇拜的美妙人生以至于忘记这一切只是一个考验的一天里。这个人和一群伙伴在自己的别墅里饮酒畅谈,大家酒足饭饱,正在观摩这个人所拥有的奇异玩物。

“您拥有这么多珍奇的玩物,却不曾拥有一位美丽的妻子。这是为什么呢?”

一位喝多了酒的伙伴脱口而出,其中一位伙伴踢踢说话这位的脚踝示意不该口无遮拦。

“妻子。不过和你们一样的罢了,我拥有一切好玩的物件儿,拥有你们这样一群有趣的伙伴,为什么要妻子呢?”这个人显得不屑。

“这您就有所不知啊。情爱乃是世间最神秘最有趣又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好玩物件儿了!”

“哦?”这个人环顾一周,看了看自己拥有的玩物,发现确实已经有些烦腻。

“要不哪一天,带您去感受一下?”伙伴们一齐哄笑了起来,然而这个人并不明白为什么要笑。

那天的聚会之后,这个人开始整天郁郁寡欢,本来每周一次的聚会也不再举行了。突然一天,这个人登门拜访那天向他第一次诉说情爱之美的伙伴,见到伙伴第一句话便说:

“怎么做?怎样才能拥有你所说的情爱,这个物件儿?”

伙伴带他去感受了情爱的美妙,用这个人最便捷最合适地方式让这个人拥有了情爱这个玩物。自此之后,聚会照常办了起来,只不过不再是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饮酒畅谈,变成了一群男男女女饮酒作乐的情爱派对。

又过了一些时日,这个人似乎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子,他便邀请她参加自己的派对。派对当天,他如往常一样,用钞票购买情爱这份玩物。然而却遭到女子的唾弃: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以为你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吗?你买不到我!永远不可能!”

这个人在女子摔门而去之后,发现似乎曾经拥有的情爱玩物并不是真实的,他发觉有些什么弄错了。他开始疯狂地向女子道歉,购买昂贵而又称心如意的礼物讨她欢心,然而女子仍然无动于衷。

这时,这个人回想起了曾经给他所有财富的那个人所讲的话:

“这是你的选择。你如果后悔就死一次,然后就能回来了。”

他用那张自己选择的卡买到了除却心爱之人之外的几乎所有东西。但是那一句“你买不到我!”让他心急如焚,他想要拥有心爱的女子,他想要感受最神秘最有趣又最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

他选择了自杀。

“欢迎回来!”神的语气轻松嘲弄。

“你都看到了吗?”

“是的。你在那个世界里的时候,我是不能玩连连看的哦!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评判你这个人的依据,这将决定你会从这里离开之后成为什么、做什么样的事情。”

这个人似乎没把神的话听在耳里,走到桌子面前握起权杖。

“还能选吗?”

“可以。只要你愿意。”

“我选这个。送我过去吧。”这个人眼神坚定地望着手中的权杖。身边的空间开始扭转。

“这是你的选择。你如果后悔就死一次,然后就能回来了。”神的声音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的天边。

同样的街道、同样熙熙攘攘的行人、匆匆忙忙的车辆。

“这一次,我要拥有你!我要让你爱上我!”

第三章

这个人站在流动的城市中,一切都在身边一晃而过,地面上没有他们走过的痕迹,但人们的眼中或许有过这样的痕迹,但是也被遗忘所取代。

他握起权杖,指着面前这个蹲在路边颚骨凸出、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从现在开始,去帮我找一个女人!”

流浪汉站了起来,眼神消失了那本来就很微弱的活性,瞳孔开始发散,像一个傀儡一样回答:

“是。先生。是什么样的女人呢?”

流浪汉的回答让这个人陷入了漫长的沉思,他拼命的在脑海中回忆那个她爱的女人的模样,但怎样都无法清楚的回忆起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面庞。

是的,他居然忘记了自己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女人,的模样!

“是我爱的女人!妈的。”

这个人开始对无尽的思考和回忆厌倦,对自己作为人的遗忘本性产生了无奈的愤怒:

“我爱的女人!我的女人!”

流浪汉并没有动摇或者产生质疑,并没有回答,蹒跚着消失在了熙熙攘攘之中。

 

这个人用权杖命令了一户人家从他们的家中离开,并将其据为己有,他用了3天让这座房子有了家的感觉。但,仅仅是感觉。

流浪汉将自己找到的女人绑起来,带到这个人面前,由这个人自己判断是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女人,如若不是,这个人便用权杖命令忘记此事。流浪汉已经陆续绑了七八个女人来,但都不是那个女人。

这个人开始急躁:

“我已经有了家,却没有家人。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流浪汉杵在原地,没有开口。

“你去死吧。这个傻瓜。”

这个人并没有发觉自己手中握着权杖,流浪汉径直冲向窗户,撞破玻璃跳了下去,摔死了。

这个人呆住了,手中的权杖掉落在地,来自人性的悲悯开始占据他的思维,他走向破碎的窗前,看见楼下在脑浆和血浆中扑腾的流浪汉,流浪汉的旁边他隐约瞥见了那户听命于他从这个家中离开的人们,他们好像冻死在了路旁的桌椅上……

这个人开始体验到了权力的恐怖,那种他无法承受的压力,压在他的人性之上,他用无力的双臂勉强地撑住这名为“权力”的重石,权杖就在他的脚边,他若去握了那权杖,则那名为“权力”的重石就会把他作为人的人性压的粉碎。

他瘫坐在地毯上,脑子中恐惧化成名为“空白”的虚无,他回想起了那个所谓“神”的人所说的:

“这是你的选择。你如果后悔就死一次,然后就能回来了。”

他瞥了一眼脚边的权杖,闭上了眼睛,他想要放松一下,深呼吸。慢慢的脑海中回忆起了那张娇嫩如滴的面庞,他伸出了手想要触碰那副面容,想要握住眼前好不容易回想起的珍贵,但是他在仿佛即将产生触感的瞬间,一切又都化为虚无。他惊慌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手伸向窗外的月亮,月光伴着碎尘在手边游动,他握住拳头想要握住眼前的月光。然后,扑了个空。

“既然已经想起了你的模样,那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又握起了权杖。

来到警察局,他几乎对见到的所有人都命令他们对自己言听计从。然后找到了户籍室,命令工作人员开始检索所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信息,然后对比照片。这个过程几乎用了整整两天两夜,第三天的清晨,那名年轻的户籍员猝死在了岗位上,他命令其他户籍员来继续检索,并命令她直接坐在之前那名户籍员的尸体上。

第四天的中午,整个城市的户籍信息已经检索了两遍。他确定了三名最接近自己记忆中模样的女人。这三名女人长相几乎并无差别,他心中暗念这个“神”会不会是韩国籍,但是出于心情愉悦他给整个警察局放了3年的假。

他用权杖的力量从一个企业家那里交换了一笔不菲的现金,仅仅是命令一名官员批准了某一个工程项目——这或许是他在这个世界中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他对一个健谈、幽默并且举止得体的人产生了悲悯,他觉得不希望在这个人身上使用会让他人性泯灭的权力,何况这个人还通过自己的势力帮他得到了那三名女人更详细的信息。

第一个女人,他在酒吧找到了她。当时女人和一群似乎是同事的人一起喝酒——他不想用权杖使女人屈服于他,因为之前流浪汉的事件让他明白这种屈服基本上会让人丧失作为人的资格,哪怕面前的女人可能并不是那个他爱的女人——他托服务生送去一束花,花里有一笔用来试探女人的现金。女人见到后本想推辞,却被同事怂恿着收了下来。但是女人并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敬酒都没有。这很合他的心意。

酒会后,女人径直来到停车场,他跟在后面。女人将花中的钱放进自己的包里,把花扔在了地上。开车门时她从车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了男人:

“啊。你吓死我了。”

“那你就去死吧。”

女人一头撞进车里,没能死透,还用手拿起玻璃碴划了自己的脖子。

第二个女人,他在路上遇到了她。当时女人正坐在公交车站的座位上,他坐在了女人的旁边。女人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没言语。约莫20分钟后,男人开口:

“你在做什么?”

“数公交车。”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被炒鱿鱼了呗。没脸回家。”

“如果我能让你回去工作,住上大房子,满足你的所有愿望。只有一个条件做我妻子,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啊。这么好的事谁不愿意。”——女人开玩笑的说道。

…………男人沉默了许久。

“谢谢。”——女人先开了口。

“什么?”

“我知道你是安慰我。不过,你这搭讪技巧也太次了。”

男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和第二个女人相爱了,在那个流浪汉死掉的家中,他有了家人。并且他把权杖和流浪汉、那户人家埋在了一起。过上了如愿以偿的日子。

相爱之后,他开始满足女人的所有要求就像他说的那样,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女人的改变。不久,那笔从企业家那里得到的钱也即将殆尽。他开始犹豫,是否要去拿回权杖。

或许他俩从来就没有过上平淡的日子,物质的满足都来源于男人某种程度上泯灭人性用权杖换来的。这其中,男人和女人都没有相濡以沫,一个沉浸在对记忆的再体验中,另一个在新的生活的体验中沉沦。

那个健谈、幽默并且举止得体的企业家自己找到了男人,请求男人再一次帮助他获得更多的利益,当然男人也将获得一笔维持目前生活的不菲的现金。男人接受了。

他不得不从自己过错的坟墓里掘出权杖,并继续了这样的生活。

又过了很久,男人几乎都快在这样的日子里忘记了这个世界虚构的事实。女人出轨了。

他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是不是没有让女人足够满足。他又和企业家进行了交换,不断地提高生活的水平。

但是,女人确实变了。这让男人非常的苦恼。他想用权杖使女人变回原来的样子,可他却也没能说清楚原来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一天晚上,他瘫坐在地毯上,脑海中满是女人的模样,他伸出手想要紧紧握住女人的手,却扑空了。他睁开眼睛,手正伸向窗外的月亮,他想起了那第三个女人。月光伴着碎尘在手心流走,他没有握住手掌,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累了。

 

第四章

“Welcome back.”神的语气依然轻松嘲弄。

“那本书,真的能解开我的疑问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他走到桌前,拿起了那本书,心情沉重。带着那个疑问:“第三个女人真的存在吗?”他缓缓的翻开第一页。

发现没有任何东西。

他又翻开第二页。

依然是一张白纸。

他略带愤怒的快速翻开了后面的书页。

全都是空白。

 

他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他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没有道理,没有理由,他回想起了空白的虚无和恐怖,就像现在的这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牵着鼻子经历了这些戏剧性的无理生活,还在他脆弱的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你说那第三个女人,真的存在吗?”男人问神。

“你仔细看看书。”

男人又拿起书,翻开第一页:

“你错了!”

翻开第二页:

“第二个女人就是你爱的女人。”

第三页:

“不是她变了。而是你的无知让她改变了。”

第四页:

“你只是不断的满足、不断的给她无差别的爱。你所谓的爱。她只是厌倦了。”

第五页:

“第三个女人。存在于第二个女人的曾经。”

 

男人无力再翻下去:

“你知道我的过去吗?‘他’过的幸福吗?”

“幸福。不过是人们在过去对现在的希望,但是当你失去了最真实的回忆。你还会有幸福的概念吗?你刚刚拥有了无尽的金钱、权力,还拥有了把握爱情的机会。可是没有了回忆,你幸福吗?”

男人沉默了许久。他将手伸向空气中,紧紧握住。握住。握住。

他用吊绳吊死了自己。

 

第五章

1944年,诺曼底。

男人从昏迷中苏醒,身边的枪声,炮弹爆炸的声音,以及用德语法语英语发出的各种声音在空气中如蜘蛛丝一般绞在一块,慢慢的落下来,落在了男人的身上,在蜘蛛丝将要把他包裹的一瞬间,腿部中弹的疼痛感涌进了他的脑子。他握起枪,调整了下头盔的位置,然后忍住撕裂肌肉的疼痛站了起来:

“妈的。为了英格兰,还有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干死那只有一个蛋的希特勒!”

他顶着枪炮,干掉了一个机枪手,还用一颗手雷炸飞了一整个碉堡的德国人,只不过,那颗手雷把他又炸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巴黎已经光复。他已经回国,在伦敦的医院里,病床前全是记者,见他苏醒,一大堆录音笔向他嘴巴捅过来。他推开记者:

“不要把那玩意儿朝我嘴巴塞。你的鸟也差不多那么大吧,我不是基佬。快给我找纸和笔来。”

他用了一个夜晚把“那场梦”记录了下来。那些关于财产、权力的无尽体验,和那个本可以把握住爱情的机会。

 

后来他凭着这本《诺曼底奇梦》的书在战后红极一时,有人说他只是个想象力丰富并且会讲故事的退役军人迫于生计扯了这么个弥天的淡,也有人说这是证明上帝存在的最好证据,他在上帝的审判时完成了赎罪,回到现世后得到了超人的力量,炸飞了一整个碉堡的纳粹……

现在,他和妻子在苏格兰经营一家农场,他的Facebook上置顶的签名写到:

“第三个女人。存在于第二个女人的曾经。”

 

第六章

在这样一个地方,白色的空间里,有一个人在刷Facebook,看到了一段熟悉的文字。他恍然大悟:

“哎呀。把这兔崽子给忘了。不过写的还不错,把我写的又有威严又神秘。”

神沉浸在自恋中,忘记了那个很久之前该审判进天国的人。


评论
热度(5)
© 咸鱼&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