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

每每无眠
先生蛋还是先生鸡
的问题都会折磨着自己
把苦不堪言的水
一口口
咽进肚里

生我的穷滩子
人们已经能吃得饱
她在渴求什么
我想不明白
但是我爱她。
我想要奉献我的一切给她。
可是人们已经能吃得饱

最后就被主人牵着鼻子
带进牛圈里
一宿又一宿
无眠

人们已经吃饱了
我这头瘦牛又能给这穷滩子
奉献些什么呢?
不过是一把子全是愤怒的骨头
混进汤里
炖不出
一滴骨髓
人们可已早就吃得饱


评论
热度(1)
© 咸鱼&咖啡☕ | Powered by LOFTER